人行减息带出的政策矛盾

时间:2019-12-21 作者:
人行减息带出的政策矛盾

减息根本目的是降低借贷成本,鼓励贷款。理论归理论,当存贷息减幅不同步兼贷款息市场化步伐加快,几间证券商很快计出银行盈利额外减2至6个百分点。这牵涉是次政策性决定的首个矛盾,贷款额多少,除需求外,还视乎银行本身利润,现在接连受打击,还有意欲进取地贷款吗?

第二个矛盾并非来自中国人民银行减息本身,相反出自通胀续回落的后遗症。内地通胀由年初近5%回落至5月的3%已属过快,当6月最新数字是2.2%,部分经济师更估计或续降至1.6%至1.8%。外界常指通胀回落是利好包括增加政策弹性等,惟该等分析完全忽略内地经济发展特性,通胀太低其实更值得忧虑。如内地通胀跌穿2%,即代表通缩风险正形成,这种趋势是不能否认的。

通胀回落,其实已导致实质借贷利率的上升,内地实际借贷利率已由年初4至5厘左右,升至8厘水平。实质借贷利率上升兼且通胀持续回落,企业的提价能力就几乎是零,再考虑到投资回报等等因素,企业本身会有意欲去负担高息借贷做投资吗?

因应第二个矛盾,正正可能是人行再减息而非下调存款準备金率理由,背后更涉及当局极希望续拖延银行坏帐爆发,採取缓兵之计。内地银行坏帐上升已是必然事实,但盈利同时又可能见底,对市场信心甚至金融体系稳健影响极大。如当局认定当前经济问题之一是贷款力度不足,为何人行及银监会迟迟未启动最拿手的窗口指导式贷款、减多几次存準率,甚至放宽贷存比率要求,很明显当局对银行潜在坏帐的戒心远比预期为大。

今年每季都是债务到期高峰期,包括地方债及房产开发商涉及的信託贷款,第三季到期金额各达逾一千亿元(人民币,下同)。减息有何作用?直接减贷款息0.31厘,如银行减尽七折息率借出,理论上今次贷款利率可下调达到0.85厘。莫理会最终受惠对象,总之节省的利息开支,当局似乎用意在于将潜在坏帐保得一宗得一宗,尽量拖延时间。

令人关注的是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压力持续,连银行向地方借贷的意欲亦大减。据报为应付保障房等开支,内地6个省市向银行寻求共逾一千亿元贷款,如上海市贷款额达400亿元。据称主要国有商业银行筹组银团出现困难,因纯商业银行兴趣不大,稍愿意的提出较基準利率高一倍的利息。反映甚幺?连向政府贷款都信心不足,内地情况可想而知。以往本着尽责及尽量持平,每次写有关内地的文章,总用「对中国经济仍然有信心」一句作结,惟近期观察得多,连加插这一句都开始不太情愿了。

逢周二、四刊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