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是移民工文学奖首奖得主,是作家也是厂工:「写作能带着我,到

时间:2020-01-06 作者:

闷热钢铁厂中,轰隆啪拉的电机运作声,焊接电光迸裂前,一双和花火一样炙热的眼睛,凝视着点与点间的连结,安静而专注。他是今年第三届移民工文学奖(TLAM, Taiwan Literature Award for Migrants)的首奖得主,在印尼移工圈中颇有名气的王磊Justto。得奖作品「海浪之歌」描述一名在海上搏斗的外籍渔工,与雇主建立亦父亦友的患难之情,最后因为一场海难,得到灵魂上的清洗与救赎,虚实交错,获得评审一致青睐。

随和、风趣,是Justto给我的第一印象。他不只关心在台同胞的生活状况,也关注台湾政局;今年大选前他写过一封给公开信给未来的总统,呼吁当选者要倾听在台移工的诸多困境。来台湾前Justto曾做过印尼银行的服务人员,之后经营自己的养鸡场。可惜2011年禽流感大爆发,鸡只全死,顿失经济来源,刚好这时他听同乡说来台湾工作待遇不错,他愿奋力一搏。

他是移民工文学奖首奖得主,是作家也是厂工:「写作能带着我,到
认真焊接钢铁的Justto,同样认真对待写作
「海浪之歌」的创作动机为何?

为什幺在铁工厂工作的他,选择描述渔工生活,且能将细节描述得如此清楚呢?Justto说,小时候家乡许多邻居都是渔工,很喜欢听他们讲海上经历与工作细节。来到台湾发现渔工的故事不多,社会对渔工的了解也很少,因此希望多写一些他们的故事,让人民彼此更多了解。再者渔工的工作非常辛苦,而且风险极高,更需要社会给予关怀。

得知获奖时有什幺感觉?

「我不相信!」Justto用中文说,带着真诚的灿烂笑容。接着指指他的皮肤,说他听到时还起鸡皮疙瘩,汗毛都竖起来了!生动的形容听的身边的工作团队都笑了出来。他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新婚一年的妻子报喜,结果妻子跟他一样,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!

他是移民工文学奖首奖得主,是作家也是厂工:「写作能带着我,到
Justto常在一天工作后,拖着疲惫的身子伏案创作
请说说你对台湾社会的看法

Justto说,台湾很好,他也有许多台湾朋友。台湾人情味浓厚,工厂附近卖水果、卖菜的阿姨,也常常半买半相送。住宿舍的台湾同事们人也很好,大家还会一起煮饭,交换各自的乡愁滋味。Justto也表示,移民工文学奖是一个很好的管道,透过文字的力量,让台湾民众更贴近了解移民工的生活现实。

之所以会这样说,是因为Justto发现,儘管大部分民众非常友善,但还有不少民众对移民工不了解,甚至歧视他们。「有些台湾人都认为移工都是笨蛋!但我们也只是来工作的啊!」

聊到这里我发现,Justto在激动时,会自动从印尼文转为中文,彷彿是希望用最直接的方式,让不懂印尼文的我,触碰到移工民在一层层情绪积累下,最敏感的真实。

此外,移工处境也是Justto写作的动力之一。他希望透过文字,唤醒人民与立法者对于移工过高工时、过低薪资、没有加班费的加班、许可外工作等议题的重视。Justto对刚上任的蔡政府仍抱有期望,盼在她任内能为移民工福祉带来革新。

有没有想对在台移工说的话?

「好好工作!」

又是一句中文大白话,幽默指数依然破表。工作之余,他建议移工朋友们可以在闲暇时间参加不同活动、课程,吸收各个领域的新知识。Justto本身也积极参与社团活动,才华洋溢的他,现身兼FLP(印尼跨国文学组织,Forum Lingkar Pena)的台湾分会长。

他是移民工文学奖首奖得主,是作家也是厂工:「写作能带着我,到
首奖得主接受主办单位「灿烂时光」拍摄得奖短片
移民工文学奖首奖的奖金,你计画如何使用?

一部分的钱,Justto希望用在他下一本书的出版上。他第一本书「宝岛遇到光」,把身边移工朋友遇到的真实困境改编为小说,藉此互相打气,并告诉他们,「你们并不孤单」。此书在印尼族群间大受好评,自掏腰包印的700本如今早已销售一空。他的下一本书将叙述台湾外籍渔工的故事,相信读者们早已摩拳擦掌、迫不及待了。

还有一部分的奖金,他希望能捐给台湾图书馆,让他们购买印尼文书籍,提供这里的移民工阅读。如此心心念念台湾社会,叫人怎能不感动!

他是移民工文学奖首奖得主,是作家也是厂工:「写作能带着我,到
首奖得主接受主办单位「灿烂时光」拍摄得奖短片
对你而言,写作是什幺?

「写作就是我的脚,带着我到处去。文字能带领我到其他地方,造访我从未到达的土地,体会我从未经历过的事情。最重要的,写作能带着我,到懂我的人身边」,Justto缓缓说道。

而懂他的人,不只是他的亲友,也可能是曾经、正在,或将要,徜徉他笔下世界的你。

欢迎加入。

*关于移民工文学奖

移民工文学,顾名思义,是以新移民(外籍配偶)与移工(外籍劳工)为主体,所生产出来的文学。

此刻的台湾,来自东南亚的移工将近50万人,婚姻移民将近20万人,新移民二代也已达30万人。这些人的文化与生命经验,丰富了台湾,而她/他们的书写,亦是台湾文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移民工文学奖的举办,即是为了鼓励、并留下这段可贵的历史。藉由以新移民、移工为主体所生产的文字创作,呈现异地漂流(移工)、两个故乡(新移民)、双重血缘(二代)的文学风貌。(引自移民工文学奖官网)

相关文章:

筹办了台湾史上第一个移民工文学奖,这群「愚人」又为新移民打造一间有家乡味的书店妈妈用倒数,默算孩子的返家之日:越南博士生写异乡的思念获移工文学奖专访「移民工文学奖」得主:原以为出国工作很轻鬆,没想到面临无止尽的辛苦和寂寞